暖的雪(5-8)

他散发着一种陌生的、冷淡的气息,似乎从来不属于这座城市,甚至不属于人聚居的世界。他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期是在茫茫旷野中度过的,灵魂是在广袤的星空下形成的,他一次都没有踏进过社交场,也没有一个亲戚看护过他。他沉默地坐在这里,像一块顽石,像一匹野兽。对他来说,城市里的一切都如同细菌一样微不足道。

冷的火(11-15)

他从不为这份成熟而沾沾自喜,反而有一种忧郁、一种沧桑的悲哀淡淡地笼罩着他的心,他觉得自己恍如一个麻木的父亲,只为孩子而活着,而把自己的愿望远远地抛在脑后,这不是牺牲精神或英雄主义,而是一种衰颓,在他青年人的躯壳里仿佛包裹着一颗急剧枯萎和苍老的灵魂。

冷的火(1-5)

有的人在渐渐地远离童稚的日子、还尚未踏入少年的阶段时,会经历这样的时期:他们的身体还没有长开,嗓音依旧高亢、清脆,然而内里的灵魂已初现成年之态。他们贪婪地接触自然中所能看到的一切,被阳光、烈风、暴雨捶打着,得到满身伤痕,而这伤痕形状如何,谁也不能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