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太阳(下)4

他的心头涌起一股像泪水那么灼热的愉快,他从没有过这样幸福、这样安宁的时刻。卡妙低下头,突然笑起来,笑得越来越响亮——他很久没有这样笑过,甚至,他一度觉得自己已经忘掉怎么做出笑的动作了。

暖的雪(5-8)

他散发着一种陌生的、冷淡的气息,似乎从来不属于这座城市,甚至不属于人聚居的世界。他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期是在茫茫旷野中度过的,灵魂是在广袤的星空下形成的,他一次都没有踏进过社交场,也没有一个亲戚看护过他。他沉默地坐在这里,像一块顽石,像一匹野兽。对他来说,城市里的一切都如同细菌一样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