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太阳(下)6

这会儿,那个没有理想的孤家寡人正在和他的死刑犯朋友做爱。他们的身躯躲在暗色里,只有衣服与肌肤的摩擦声窸窣作响,窗帘很厚,房间暗如黑夜,暗如地狱,和外界的阳光毫不相干,也许是奥丁播撒恩泽的时候把这里遗忘了。如果有人燃起蜡烛,就会照出他俩靠在墙边,一副窃窃私语的样子。

毒太阳(下)4

他的心头涌起一股像泪水那么灼热的愉快,他从没有过这样幸福、这样安宁的时刻。卡妙低下头,突然笑起来,笑得越来越响亮——他很久没有这样笑过,甚至,他一度觉得自己已经忘掉怎么做出笑的动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