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太阳(下)5

“来,尝尝这个,”安德烈亚斯·里瑟晃了晃手指间的小瓶子,“我新配的药,治皮疹的——改良过,没那么苦。”

“谢谢,”法夫纳说,“可我恐怕不需要。”

“还是来一点儿吧。天一热,皮疹就成了流行病,每个人身上都会长一两块。虽说不碍事,但消灭掉总归更好。当然,如果你不管它,痒三四天,也就过去了……”

“我不是为皮疹找您的,”法夫纳说,“我觉得苏鲁特……”

“怎么?”安德烈亚斯抬起眼睛,把目光从几个小药剂瓶上移到法夫纳身上。“你不叫他‘苏鲁特大人’了吗?”

“我觉得他叛变了。”

“哦,原来你说这个啊。”安德烈亚斯懒洋洋地笑了。法夫纳发现他的笑容极其和蔼可亲:先是一声叹气似的笑声,接着,眼角朝下方眯了一下,好像他面对的不是冷冰冰的药瓶,而是散发着奶味的婴儿。“我看最近背叛也变成流行病了,跟皮疹差不多。干嘛突然提起这种事?”

“不,这不是一般的背叛。我的意思是……”法夫纳迟疑了几秒,“苏鲁特暗自藏匿圣斗士。”

安德烈亚斯饶有兴味地抬起头来。“哦,圣斗士?”

“就是那个被我放下来的死刑犯——噢,您可别误会,就算我赦免了他,可这也不是我的意思。”

“哈哈,我知道不是你的意思。你不是那种放跑猎物的蠢货猎手,”安德烈亚斯说,“但不够有说服力,苏鲁特同样不是蠢货。他把那个死刑犯放下来应当有他自己的原因。”

“如果通敌也算是正当原因的话。”法夫纳哼了一声,“显然那个犯人不是普通人……他有小宇宙,很强大。我怀疑他是圣斗士。”

“你怀疑。”安德烈亚斯用温柔而讽刺的声调说。他专心致志地抠着玻璃瓶表面残留的一块不干胶,这些药瓶似乎是上一辈人流传下来的,瓶塞因为天气潮热而发了霉,法夫纳甚至怀疑那些霉菌才是流行性皮疹的始作俑者。可安德烈亚斯不在乎——他似乎对如此狭隘的职业道德不屑一顾。他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的痈疮,要治好它就非得动一个残酷的大手术不可。

接着,安德烈亚斯给玻璃瓶上贴了一张新标签。标签上的“皮疹”两个字是用暗红色的墨水写成的,有点像是他头发的颜色,也有点像干涸的血迹。他哼着歌儿,心满意足地转身打量着架子上的一排药瓶,它们反射着雾一般黯淡的亮光。

“我知道,您瞧不起我。”法夫纳悲哀地说,他的悲哀由于丑陋而显得同样不够有说服力,“您和苏鲁特都瞧不起我。可至少您不会像苏鲁特似的威胁我。稍有不合他心意的事,他就会让我再也踏不进瓦尔哈拉宫一步,跟这身神斗衣永远说再见。他在威胁别人方面有惊人的本领,谁叫他把自己看作是我的大恩人呢?可到头来,奥丁是公正的。是您获得了祂的地上代行者的荣誉,而不是他——您的身上比他多了一点点儿东西,我愿意管这叫善良。”他把一只瘦骨嶙峋的、皱巴巴的手按在胸口上。“对我们这种惯常被人瞧不起的人,您会赐给我一些让我赖以生存的怜悯的。”

“哈,”安德烈亚斯笑了一声,“你太高估苏鲁特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做奥丁地上代行者,他没有那个野心,也没有相匹配的人品。他太自私了,担不起整个仙宫的责任。假如他真的坐到那个位置上,第一件事就是让他死掉的妹妹复活。”

“他为了妹妹而背叛仙宫也许是很轻易的一件事。”法夫纳说,“那个他胁迫我放下来的死刑犯,说不定就是哪个地方来的祭司——我听说南方有很多野蛮宗教,专搞死人复活的邪恶仪式……”

安德烈亚斯心烦意乱地捏了捏眉心:“你倒不如直接猜测他是圣斗士,还更靠谱一些。”

“但是苏鲁特——”

安德烈亚斯举起一只手,打断了法夫纳的话头。

“打住吧。我明白你什么意思。我现在告诉你吧,圣斗士并没什么可怕的,他们也是人,是血、肉、骨头。如果你实在对他们的身体结构馋得要命,那就再等几天。他们也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阶下囚……”

“您指的是……”

“没错,圣斗士——不仅仅是那一个,还有另外十一个。前一阵子我就派人在关注了。过不了几天,他们都会一个接一个地在死牢里冒头了。”

霎时间,法夫纳好像全明白了。他兴奋而歇斯底里地翕动着鼻孔,仿佛一条鲨鱼那样在攫取海水里的血腥味似的。“安德烈亚斯大人果然英明。请您允许我稍微看一眼他们的肝脏——据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点普罗米修斯的血统。我想知道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安德烈亚斯对法夫纳的请求不置可否。他开始擦拭下一个药瓶,直到把它擦得锃光瓦亮,足以在瓶身上看见自己五官的轮廓。他有一张英俊的脸,他的美貌犹如一把匕首的锋刃。“不过你的汇报是有价值的,法夫纳。苏鲁特不是个乖小孩,他给我的计划添了点乱子,虽然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麻烦。”

他离开座位,走到门口,倚着门框站在那儿,让自己高大健美的身躯浸润在阳光里。“没有比这再好的天气了,”安德烈亚斯说,“晴天让人幸福,尤其是当你感觉到理想正在逐步实现的时候。”

“您一定有个伟大的理想。”

“你奉承的不应该是我,而是所有的仙宫子民。我只不过是替他们实现了理想,让阳光永远留在瓦尔哈拉。可是苏鲁特没有这样的理想。”他语气中的讥讽并没有因为脸上的温柔神态而削减。“我有时候真羡慕他。没有理想的人是自由的,谁也拴不住他。但同样也没有人信任他。唯一信任他的大概只有他徒弟——哦,那孩子已经死了,算是死得其所。还得谢谢你,法夫纳。没有那孩子的心脏,世界树也不会这么枝繁叶茂,是不是?”

法夫纳把一侧膝盖搁在地上,嘿嘿地笑起来。“为了仙宫人民的理想,能帮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小忙,荣幸之至。”

“苏鲁特也做过这档子事,那一次是他徒弟的哥哥。他只做过那一回,还做得不好。后来我也用不着他了。你比他能干得多,法夫纳。”

“因为我比他单纯得多,安德烈亚斯大人。”法夫纳说,“我是个天真无邪的人。我脑子里只有我的实验,没有别的。我学不会他那种蛇一样的狠毒。”

“唉,可怜的苏鲁特,让我们为他悲伤一会儿吧。他现在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已经没有人再信任他了。对了……我差点忘了。”安德烈亚斯举起手指,“他现在有个朋友——死刑犯朋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