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毒太阳》上半部 (作者:寄存的kid)

一、阅读契机

    之前看过了白鹿的“冷火暖雪”的时候,就知道《毒太阳》新坑也开始了,只不过是真的觉得白鹿的文实在令人上头,耐不住那种吃完上顿没下顿的感觉,于是就想等更新完才一直存着。前几天老福特看到又开新坑?于是问了白鹿《毒太阳》是不是可以看了,才又和之前如出一辙地一晚上刷完上半部分。一半是为了催更下半部,一半也是延续之前的惯例吧,基本还是从个人阅读感受出发写了这篇长评。

二、情节概述

    开篇的楔子讲的是冰河先遣在去仙宫刺探的时候遇上苏鲁特并与他回忆谈及卡妙的事,虽然这边的事情与《毒太阳》上半部的主体没有太大关联,但可以想象这应该对开启下半部分起了很大的作用。上半部的主体部分主要讲述的是卡妙作为福利院出来的孤儿被上代水瓶座老师伊凡诺维奇来到修行地和同样作为水瓶座后补的苏鲁特训练,以及他妹妹辛慕尔三人共同生活的故事。因为文中的年龄和原著设定有出入所以时间线和会长那么一点,上半部分的时间点截止到的事件是到妹妹殒命,卡妙拿到水瓶圣衣为止。

   这次的惊喜是居然还有那么多番外,番外涉及到的事件有卡妙作为水瓶座回归圣域后的所见,奥路菲前往冥界,苏鲁特在仙宫与安总的日常,冰原组日常,青铜闯宫战开启前卡妙书写西伯利亚与艾尔扎克和冰河的回忆……等。

    主体部分依旧是常规的顺叙,番外各个为独立的短篇补充作品主体未提及的部分。但这次的故事能明显感觉的到几乎只是保留了原著圣斗士的这个设定还在,由于改了时间轴的长短,多少与原著黄金魂还是有点差异,与“冷火暖雪”系列的情节完全可以填补补充黄金魂的空缺来说这部几乎可以看作很纯粹的同人设定,这或许也就是圣斗士系列给同人文作者的极大自由创作空间吧。

三、叙述分析

    楔子叙述是真的惊艳到我了,对我个来说,在文字中看到了时间的流逝是极其触动我的,而这里是做到了的。此时的卡妙——已死之人,从冰河口中说的与苏鲁特记忆中的对应没想到是这样奇妙的感觉,冰河和苏鲁特是分别代表着卡妙的少年和童年,也是卡妙性格前后明显变化的两个时期的鉴证人,二人的谈话就像是把卡妙这个人的绝大部分拼凑出来一样。

    主体部分大体按照时间线走,其中也插入了不少卡妙和苏鲁特各自未碰面前的回忆,卡妙的孤儿院生活由他在刚刚接触兄妹俩时的日常对话展现,苏鲁特的少许是由见面初期辛慕尔口中讲述,大部分是在妹妹去世后他自己讲述关于为什么逃离爸爸的原因。这也是白鹿一贯的故事叙述风格吧,他所想达到的“呈现”,几乎是到了看不出有作者介入的程度,甚至是在各种细节的描写,都在贯彻这一点,更让人有画面的带入感。

    令我意外的是白鹿在讲故事的同时也引用了不少段诗歌,虽然我的阅读量不足以支撑我看出他们的出处,但也能感受到诗歌带来的意象美感是吻合“毒太阳”这个名字的,同时在连续的故事中加入诗歌,也使得整体更具韵律的美感,是我喜欢的手法了!

    就我个人的理解来看,上半部分是围绕这两个关键词来展开故事脉络的,“父亲”和“私情”。“父亲”从伊凡诺维奇身为父亲到卡妙和苏鲁特所说的父亲,再到冰河将卡妙看为是“父亲”,这应该是都有照应和对比的。“私情”可以说是冰原组怎么都逃不开的问题,这次把苏鲁特也算作水瓶候补,再加上引入伊凡诺维奇老师的故事,更加增强了水瓶座世世代代的轮回的宿命感,当看到了或者这是白鹿想传达的这一层时,我是不禁伤感的,这或许真的就是很白鹿的同人文了。

四、人物浅析

    《毒太阳》其实是挺“毒”的,苏鲁特童年的性格相对原著有了很大的改动,我想这也可能是白鹿想要更加呼应黄金魂人设的考量吧,我也只是简单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而文中加入的“水瓶座”老师也是值得一提的人物。

①卡妙

    童年的卡妙是与黄金魂的展现的“皮皮妙”一样,开篇就能看到他是个活泼好动,口无遮拦,甚至有时还带点毒舌,但本性天真又极具个性的孩子。尤其刚到修行地的样态和福利院的回忆令我感触很深,要是卡妙一直是这样的孩子而不是卡妙老师该有多好。在与苏鲁特相恋后他反而变得勇敢,褪去玩世不恭的不成熟,开始愿意承担起保护家人的责任,这或许是他心中一直有的一位父亲身影的投射吧。

    再到后来死亡阻隔了卡妙与这对兄妹,圣域中的卡妙开始变得越来越像曾经的苏鲁特,番外中的杀人,以及带着两个徒弟的过往,都让我觉得卡妙真的是越来越孤独了,直到我看到那一封信里的他说这活得太累,甚至想要求死,才发觉这有突然对应到原著中的以生命引导冰河的情节,赞叹白鹿的这个衔接绝妙。

    这里其实引出我哪怕对原著卡妙都想深挖的点,就是他的“私情”与“大义”到底是如何分配到具体行为的?但我发现白鹿在这里应该是很好的解答了这个问题,就是“私情”与“大义”两相融合,这便是他之所以是水瓶座圣斗士的始终,为了苏鲁特和妹妹要成为圣斗士,为了他与苏鲁特的训练回忆教导下一代,为了引导下一代放弃自己的生命的同时也不辱守宫的职责,或许所谓的女神,圣域对选择以这种方式来结束生命的他来说真的不那么重要了,他的一切是属于他自己的意志的。

    其实这里也是暗合了水瓶特质的抽离和自由,他们本就不会强制自己属于任何团体,做的事也一定是要让自己的个人需求符合集体的利益,但这也不代表卡妙不正义,他仍旧恪守了一位圣斗士的职责。

    《毒太阳》最令我感概的便是,这里的卡妙终究是活成了他眼中苏鲁特的模样,更为这样的妙苏增添了一分深意。

②苏鲁特

    苏鲁特的童年性格与原著存在着偏差,虽然不排除原著卡妙对苏鲁特也存在滤镜的问题,但这次对苏鲁特童年性格的塑造确实是有点大刀阔斧,“一反常态”,卡妙初见的苏鲁特完全是个典型的“水瓶座”,冰原战士应有的冷静,理性,沉着,宛如冰霜一样的外表,与卡妙的热烈,浮躁,形成对比。但随着情节推进,可以和卡妙一样看到苏鲁特是一个爱妹妹的好哥哥,也是一个会关心他人的温柔之人,或许每一个“水瓶座”就都应该有着这样的特质。

    但从他的回忆更早的经历就知道苏鲁特这样的性格来源于他的原生家庭。苏鲁特的爸爸因为二战的原因性情大变,对家里的每一个都几乎采取了暴力,而苏鲁特为了救妹妹也是自救,“抛下”了深爱父亲的妈妈,带着妹妹离开了这个家成为“孤儿”,他自己觉得的对妈妈的“背叛”让他深深地自责,这也是他想要成为圣斗士趋于死亡的原因吧。而苏鲁特爸爸的暴力或许也不知不觉早就根治在他的潜意识里,所以说真的会更期待下半部他会如何将这一面展现出来呢?

    其实还真的很心疼苏鲁特的,为什么要把爸爸的过错加在自己的身上,也能猜得到妹妹死后他的前后巨变,其实看到楔子的苏鲁特的神态也就大概能想象那种感觉了,希望下一部里苏鲁特能被治愈好童年的各种伤痛呀。

③伊凡诺维奇

    伊凡诺维奇老师作为一个原创的人物的加入是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一开始我也在怀疑他加入的是否成功,但事实证明他这个人物依然是有血有肉的,或许他也与那么多代的“水瓶座”本就该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恰好在这里成为了卡妙和苏鲁特的老师。

    老师年轻时也背负着“水瓶座”的宿命杀死了他的同门,成为了黄金圣斗士,但没有赶上圣战的开启,于是在冰原建了房子成家,打算把衣钵传递给能够赶上本次圣战的下一代,只是他的教导完完全全不同于后来的卡妙,我想这也是卡妙他自身对父对师的理解的一个参照吧。

    伊凡诺维奇老师尽管不那么的关心他的学生,但是个宠女儿的好父亲,在最终被从圣域赶来的年轻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撒加私自就地处决时,死前怀抱着女儿这里确实令我感概,个人的分析是在他晚年的眼中爱情亲情大于师门的传承,更大于圣域的领导。应该说老师这个角色的塑造是成功的,他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父亲”与“私情”的写照,并与卡妙的“为师”和“私情”和形成对比呼应。不得不再次佩服白鹿的加入这个角色的绝妙创作思路。

五、妙苏感情

    害,就两十四五的小孩搞什么早恋,除却两小无猜还能是什么?不是……不是,我马上就分析。其实卡妙和苏鲁特感情中是有分歧的,这个始终都是辛慕尔吧,再加上生死的重量,或许说出来很背德,但我的理解是他们都因为爱着辛慕尔所以在一起,也因为都爱着辛慕尔才无可避免的要面对阻碍,而共同竞争“水瓶座”又是上半部分的重点。

    个人看到的卡妙对苏鲁特的感情一开始是因为苏鲁特好几次救了他的命,加上妹妹的存在,让卡妙似乎感觉到家的温暖,一次妹妹的亲吻让卡妙开始注意到自己对苏鲁特的感情,后来则是因为不满苏鲁特要去背负圣斗士的使命想要将妹妹托付给自己,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喜欢苏鲁特不愿意他死才更努力地训练,但永远跳不出妹妹的死这个终究会横在他们二人之间的问题。

    苏鲁特方面因为性格原因他相对比较被动,甚至会觉得是自己抢走了本该属于妹妹的幸福,这点在我看来是非常有的感染离的。也可能是上半部分篇幅的问题,目前的苏鲁特我确实没有再看到更多的他对卡妙更具张力的热烈感情,更多是的情窦初开的甜蜜以及自我质疑而在感情中的不自信更多一点吧。   

    总之,妙苏的情感是永远离不开双方对妹妹的感情的,我始终相信他们都深爱着这位可爱的女孩的。《毒太阳》这里又引入生死与责任是更加接近原著卡妙的刻画重心的,使得主题不仅仅是儿女情长的甜腻,也有更多对生命意义的思考。这也是我十分喜爱的爱情模样了,私情与大义的交织永远这么令人苦恼,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才能经得起这样的拷问呢?是妙苏!同时也更加期待下半部分妙苏之间会有的更加热列如火的感情喷涌而出。

六、个人见解

    读完《毒太阳》上半部分,怎么说我感觉似乎又离白鹿眼中的卡妙更近了,尤其是很难触碰到他的孤独感,那种和撒加隐隐说不出爱恨,卡妙身上体现的矛盾十二宫和冰原的对立,其实很大一部分和我自己眼中看到的卡妙重叠的,所以我该幸喜还能体会在他人的笔下看到自己心中的卡妙的这种“高山流水”,或许白鹿可能不一定觉得我看懂多少他笔下的卡妙,但至少这样的卡妙我是认同并且喜欢的,至于苏鲁特或许在上半部分还没有可以过多的接触,不过我期待下半部能够带给我的震撼。

    之前与白鹿的聊天中提及他十分喜爱俄罗斯文学,不过我由于阅读量真的不丰富,而且对俄罗斯文学的了解只止步于课本对几位泰斗的简单介绍,直观感受也就仅仅是普希金的叶甫盖尼,但我能感受到白鹿文中带有那种气息,是如同西伯利亚冰原冻土的苍凉寂寥,白鹿文字是越来越戳我心了……是我喜欢的文字,干净,空灵却又值得人细品,既是是描写she情的部分也不令人觉得油腻,是对我胃口的粮。而且照目前的这个走向来看,脑洞是会越开越大,希望白鹿继续坚持呀,继续创作,继续带给我快乐与惊喜。那如果是白鹿之后还有要写的妙苏AU的话,既是不是原著背景,我也会想看!爱他的妙苏,更会一直喜欢下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