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太阳(8)

苏鲁特坐在地上,用手拨弄头发里的冰碴。在一层冰霜覆盖下,他的淡火红色头发粘成一绺一绺。他抬起眼来笑了一下。

他很少笑,但是在笑的时候,他眼中的光芒一闪。很快,这个笑容在他的嘴唇上消逝,他又回到凝重而沉默的神情中,仿佛在刻意收敛自己的欢快和天真。傍晚时候变得越来越冷。很快,天就要黑下来——再过几周,极夜就要来临了。

“进步蛮大的,”苏鲁特站起来,“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

卡妙也站起来,像一只大动物似的伸展着四肢,掸了掸身上的雪。

他们站在一块巨大的冰壁前,在厚厚的冰层后面,有一种神圣、宁静、不可理解的金光忽隐忽现。只有神的造物才能放出这样的光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谁也不会相信,人世间竟有这样的光辉存在。

“我什么时候可以超过你?”卡妙问。

“等你相信自己超过我的时候。”

“嘁,这相当于没有回答。”

“那么,你要我怎么回答你呢?”

“你告诉我,”卡妙想了想,“我还要多久,就能达到你的水平?”

“不会很久,”苏鲁特说,“只要你足够勤奋的话。”

“那我们再练一次吧,”卡妙兴奋地捏着拳头,“这当儿,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现在你倒是变得很勤奋啦。”

“这不好吗?”

“……很好,”苏鲁特回答,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卡妙弯下腰,捏起一颗雪球,“嗵”地一声抛在了冰壁的点点金光中,碎裂的雪球扬起一阵雪雾。

“我的目标就是那个,”卡妙说,“水瓶座圣衣。”

苏鲁特像是走神了,没有答话。

“听到了吗?”卡妙提高音调,“我要跟你争抢。”

“噢,你很有斗志,很好。那就努力吧。”

“不过,这也不妨碍我仍然是你的好朋友,”卡妙自顾自地说,“等我做了水瓶座之后,没有战争的时候,我还是回来,和你们住在一起。而当圣战的时候……”

他住了嘴,没有再说下去。他想到了“死亡”这个沉重的话题。

远方传来黑雁“吱儿——吱儿”的叫声,掠过主宰着冰原的肃穆的寂静之中。它们黝黑的翅膀尖在灰蓝的天幕中闪了一下,就被连绵的冰山吞没了。

苏鲁特仍旧什么都没有回答。

“总之,我会打倒你,把圣衣拿到手,”卡妙说,“但是别担心——我当然不会打死你。你得好好活着,陪着辛慕尔。她没哥哥可不行。”

“你回家去吧,”苏鲁特说,“辛慕尔不能整夜一个人待在家。”

“要回一起回。”

“别管我。”

“苏鲁特,你是怎么回事?这个星期,你有三个晚上没在家。”

苏鲁特不作声。卡妙瞧着他。

“这几天你都在哪里过夜?”

好一阵子,苏鲁特才慢腾腾地指了一下冰壁的后面——一座冰块和木头砌成的小屋藏在那里。它很像一座坟。

卡妙走进去看了看。一小团火在屋里晃动,忽明忽暗,照亮一张胡乱搭建的、窄小的床铺。

“嗬!什么都没有。”卡妙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在这儿藏了个姑娘。”

话音刚落,他就被苏鲁特踹倒在地。

“你不该关心这么多,”苏鲁特说。他的嗓音也变粗了,低沉、嘶哑,像两块粗糙的冰相互摩擦。有几绺红头发散在他的喉结两侧。

也许是因为火光的关系,卡妙仿佛觉得,苏鲁特的喉结在微微地颤动。

“我十五岁了,马上要变成男人,”卡妙说,“我关心的就是这些。为什么不该关心?我就是要关心,就是要说。”

“别用你的想法衡量我。”

“你的心是钢铁做的吗?”卡妙抬起眼,“你和我一样大,不——比我还大一天。难道没有什么让你——”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游移到苏鲁特的腰部之下,“只要想一想,它们就让你那儿肿起来?”

他感到自己的话有些淫猥,本以为苏鲁特会踹他第二脚,但苏鲁特没有。

苏鲁特靠坐在房屋角落的木桩上,默默不语地抠着指甲上的死皮。屋子同样是胡乱搭建的,又矮又小,从屋顶的缝隙里落下一些砂砾般的雪。火光抚摸和亲吻着苏鲁特的脸,把他的鼻梁和嘴唇的形状勾勒出来,卡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些形状。

“你盯我干嘛?”苏鲁特头也不抬地问。

“不干嘛,”卡妙回答。

卡妙自己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盯着苏鲁特看。可能是为了缓解突然间袭来的尴尬,可能是惧怕圣战和死亡的阴影,也可能只是为了盯着苏鲁特看,仅此而已。他感到血液涌上了他的面颊。

“辛慕尔很可爱,对不对?”苏鲁特问。

“你是什么意思?”

“所以你回家吧,辛慕尔在等你。”

“我不懂。”

“是你关心的东西,毕竟你十五岁了。”

“你是她的哥哥,”卡妙敛起了笑容,“为什么不是你去照顾她?”

苏鲁特低垂的眼睛凝视着自己的手和脚,两片嘴唇紧紧地、刻意地闭着。

他很少说话,身上总有一股孤僻劲儿。就算是说话,也叫人觉得他在想些别的不相干的事情。他的沉思的目光不仅是在看眼前的事物,而像是在望向一种深而远的、别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星星在屋外静默地升了起来,仿佛是夜空借用它们做眼睛,窥探着无边无际的冰原大地。

“因为,我要做圣斗士。”苏鲁特回答,用他克制的、沉重的目光,看了卡妙一眼。

“难道,就许你一个人做圣斗士,我就不行么?要知道,我也是水瓶座候补,”卡妙说,“不记得了吗?你老是把我揍个半死,但就是不杀我……你还救过我,就是为了让我也变得像圣斗士那么强。”

苏鲁特没有答话,他深吸一口气,疲惫地站起身,久久地望着门外的蓝幽幽的夜空。

“还是说……”卡妙犹豫了一下,“你也爱辛慕尔。是那种爱。”

苏鲁特猛地转过身来。他本想朝卡妙扑过去,狠狠揍一拳,然而拳头捏在半空没有砸下去。愤怒和屈辱掠过他的脸庞。

“你记住,她是我的亲生妹妹!……我对她的感情只有哥哥对妹妹的感情,从来没有改变过,并且以后也不会变。”

“你不是个好哥哥,”卡妙冷笑一声,“你没有尽到陪伴她的责任。”

苏鲁特的拳无力地垂了下去。

“对……我是不称职的哥哥。”

“我只想问你,为什么?”

“我要做圣斗士,参加圣战。”

“这就是答案?”

“是的,”苏鲁特沉吟一下,痛苦地闭上双眼,“全部答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