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椴树下》长评 (作者:白莲静)

平台:LOFTER 
文本:《重返椴树下》 
作者:夜驰白鹿 
系列书信:白莲静(B.C.Catherine) 

本系列书信题出:《不老梦》-银临 翻唱:冰山火种 

岁月都干涸 

从莲静 白 
到白鹿 刘 
2018年9月15日——9月17日 

白鹿: 
我很早就有读到你的文字。 
而现在,我尝试着把我的心沉到暗无天日的水底,抛开理性重新来看。 
海水蔚蓝清澈,无论是砂砾还是生物都清晰可见。深海却静谧又乌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文字的魔力,正如这个秘密一样:真相永远被埋藏。 

生与死、爱与恨、过去与现在。鲜明的、深刻的、难以忘却的。 
褪色的、缄默的、一如当初的。 

卡妙和苏鲁特…… 

现在转幕了。苏鲁特的美秾丽而带有稚气,温和而无害——和战火纷飞的时局一点都不相符。您真是厉害呀,一开始就埋引线。 

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结局呢。 

苏鲁特的伪装和卡妙的伪装都很巧妙。我们都知道,卡妙是不可能像苏鲁特那样,摆出一副笑眯眯的狐狸脸的。而同样,让苏鲁特像卡妙那样冷冰冰地也绝不可能——哎,这就是成为cp的理由吗?天知道! 

特别——特别。称呼、言语、动作,细节无声地说了许多东西。过去和现在明明一样,丝毫没有变化,却在苏鲁特眼睛里延伸到了卡妙所不知道的另一个地方。 

和他一起经过的少年时代,反而成为了现在痛苦产生的缘由。 

黎明时候消散的梦。 

即使是这样,还是没法不看着他,不爱着他。 

我这样想着,然后我看到了《落雪时分》。然后我切了它来听。 

“当那雪落下的时候, 
时间不再停留……” 

我知道这首歌,感谢HP家的GGAD。 

想象苏鲁特轻轻地唱这首歌,卡妙正坐在他的旁边。苏鲁特的声音温柔又缥缈,比原唱要更加哀伤,这柔软的声音、清澈的民谣,揉碎了卡妙的心。 

毕竟,他原来就是一个那样喜欢诗的热烈又浪漫的青年人。 

战争使得一切改变。做正确的事情,比做自己愿意的事情重要得多——他做了正确的事情,心却没法背叛最亲爱的情人。 

啊,苏鲁特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作天作地。他拐弯抹角、含沙射影、就找理由地认为,卡妙必须为了辛慕尔的事情负责任。回忆来回切换,统统是发生在他自己的YY里…… 

卡妙说了真话。 

苏鲁特撒的谎。 

两个人心照不宣。 

最后几句话暗示的很明显,看来他们两个人互相都知道…… 

那种令人胃痛的感觉,又涌上了我的喉咙。 

实际上,七分真三分假绝对是说谎话的要诀。对话很短,不过每一句都有趣极了。这种抒情可真高明,可也太适合妙苏了!哎呀你真是天才呀~ 

“过去到现在的影响”,这真是一种固执的存在。人们在回忆往事时,总是倾向于回忆那些温柔的、美好的,而从来都会忘却困窘、沮丧、绝望或者无聊。唉,我们人类,天生的大脑有这种自我筛选的本事。 

我的意思是说,卡妙的态度和当时的阿不思差不多的:我知不知道(GG的那些部分呢)?我想我知道;但是我选择了无视。 

不是爱情令我盲目,只是因为是你。 

身不由己。 

卡妙真是可怜。在他面前,唯一的依仗就是冰山面孔。他真的……真是缺乏这方面的才能。哈哈。白鹿你啊,还一个劲地吊他。 

虽然,想想自己的话,我们这些作者还真是一样恶劣。(笑) 

卡妙爱着他,但是他不知道。 
苏鲁特知道,但是他抱有胜过知道带来的安心感无数倍的怀疑。 

夹杂恨。——一厢情愿的。 

唉,卡妙说话简直是破绽百出。或者说,我比任何时候都体会到了他的无奈。 

悲剧感简直是如影随形。无论是卡妙、苏鲁特、全体,无差别的——裹挟到这一场疯狂之中。 

然而,苏鲁特其实比卡妙更不安。表面上看起来,是卡妙爱着苏鲁特更深挚,说到底,真正的爱得深的却是苏鲁特——没有爱,哪里会有那样深刻的恨呢。 

他摆出攻击的姿势,不过是为了掩饰而已。 

闪回结局的话,苏鲁特其实背叛的更彻底……这里先不说。 

最值得说的是紧迫感。到chapter 3这部分,明显是忙里偷闲。 

在最紧张的事情发生之前——比如deadline之前吧——人们会怎么样? 

慌乱、惶恐、挣扎、声嘶力竭。每个人都会这样。 

——明知道完不成、活不了的时候,其实真的到那个时刻,反而冷静呢。真的和假的都混成一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起,缓慢地坠落下去……坠落下去。 

to be continued. 

你的 凯瑟琳 

平台:LOFTER 
文本:《重返椴树下》 
作者:夜驰白鹿 
系列书信:白莲静(B.C.Catherine) 

本系列书信题出:《不老梦》-银临 翻唱:冰山火种 

地址: 
http://5sing.kugou.com/fc/16288474.html### 

眷你眉目在我眼瞳 

从B.C.Catherine 
到My Dear Oakthorny 
2018年9月 

9月20日 
白鹿: 
本篇或许非常黄 暴,妥善保存\(--)/ 。 

感情这种东西,果然就是做出来的。 

对于男人来说,动作、行动比语言强硬一百倍。 

我亲爱的,你真是深谙这个秘密。 

跟抒情不同,讲真,白鹿写小黄文挺干脆的,文风在我看来完全没崩。卡妙冷热交杂,苏鲁特人前背后,哈…… 

文学地讲,你还是好好的把握着文字,即H的部分是小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并不是出于水到渠成、起锅上菜的那种夹杂,而是对于CP二人情感的自然表达。 

虽然两个人毫无疑问都属于闷骚型的(在这方面,说苏鲁特明骚也差不多),但是只有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相当坦率。情欲难分,爱恨浮沉,两个人都疯了。 

疯里面居然还没忘记演戏,不知道应该感叹“不错的演员”,或者“这崇高的感情”,或者“您操偶的手法真好”? 

天哪,简直是在刀尖上跳的最后的一支芭蕾舞。 

不过,能把气氛渲染到这个地步,正是你最迷人的地方。 

这时,纯粹的文字的美超越了一切,让我想起即将衰灭的火炬,苏鲁特凝望着火炬,卡妙注视着他。 

顾不上即将一起在这之中死去。 

永远——。 

然而,读完了甜美多汁的肉肉再回来读4,就会发觉很多很多的细节——chapter 4 实际上算是收了前三节的某种小高潮,或者攀爬途中的某个小平台——平台什么,明明是一线天入口。 

大力拍床! 

文章的设定使得人们的阅读视觉惯性在卡妙这边。肉酣畅淋漓,不过为了肉肉啊,你可是吊足了读者的心思……相信我这是夸奖。 

这一节力量感很强。似乎是这篇里面最强的一节。 

潜台词、暗示、声音、眼光、动作。 

——苏鲁特已经完全绝望了呢。 

线上带着鱼漂,缄默地摇摆在水里。那俩人几乎是自己往钩上撞……盟军为什么会有这种谍报人员?看看那条赤狐吧,他简直连死都不用装,就把鱼项链吃得骨头都不剩了。(梗出《列那狐的故事》) 

但是架不住苏鲁特把线剪断了。 

实际上,无论是卡妙还是修罗,唉,完全的……我之前说过苏鲁特更爱他一点吗?现在或许应该修改,是他本来就更软弱一点。对局势看得清清楚楚,对于他来说是幸或不幸,简直难说…… 

可是问题不在于这里。 

是的,对于我们这个cp而言,问题完全不在于这里。 

世界在你的眼睛里。 

我的世界。 

to be continued. 

你的 凯瑟琳 

平台:LOFTER 
文本:《重返椴树下》 
作者:夜驰白鹿 
系列书信:白莲静(B.C.Catherine) 

本系列书信题出:《不老梦》-银临 翻唱:冰山火种 

地址: 
http://5sing.kugou.com/fc/16288474.html### 

爱若执炬迎风 
炽烈而哀恸 
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从B.C.Catherine 
到My Dear Oakthorny 
2018年9月 

9月26日 
白鹿: 
晚安。停车场暗无天日,这真是令人开心。 

不过chapter 7可并不这么令人开心呢。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把爱宣之于口的意義相当有限,然而宣之于口,毕竟意味着某种前行。某种与过去——完全不同的东西,产生了。何况表白的人是那个卡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比真金还真”。 

不说这些部分的话,两个人的谈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机锋。不过,某种比大局更加压抑而迫切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渐渐消弭,这总是令人吐了一口气的。说实话,我认为卡妙在这个时候,就预测到了两个人的结局——苏鲁特肯定也知道。 

是否是这“知道”令他稍稍能够打开自己的呢?不可能的呀……你看,他根本就还是不相信啊,只是不再撒谎而已。这就是我所感觉到的“更加压抑而迫切的东西”,或许亦是作者内心的真实流露。行文热烈、温暖、感性,尤其是感性,但是本质上,却是冰冷无情的现实。 

咳咳。把这种壁垒的消弭归功于肉就好了。 

卡妙真是个认真的人。我们有理由怀疑,过去的经历反而令他的正直和诚恳变得更加纯粹起来。如果之前看到卡妙如何掌握不到要领,不会做谍报工作的话(我是指,他把他那种冷静淡定的表面作为伪装),到了这里,我倒是觉得他正直的本性(或许还要……加上辛慕尔的罪,那原罪?)为他隔离出一个真空带。这保证了他的本性绝不会迷失。 

而苏鲁特远远没有这样清楚。他只是很平常的普通人,会随波逐流,会迷失自我,会分不清楚是自己,还是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过去把他的一切从他的手里夺去了,没有夺去的就远在天涯,怎么能责怪这么一个人? 

然而,他的沉默、犹豫、回避,又在暗示读者,他远远没有到了丧尽天良的地步。 

——我只是想活着。 

这种目标我看过了不止一次……不过这次无言的体会够我痛好几年的了。 

苏鲁特在得到了卡妙(出自卡妙之口)的确切承诺+实际承诺(升级关系,天哪这么一想这场肉在酣畅淋漓之余还解决了重大的问题233!)之后,于是他老实了。老实了?——未必。 

回归剧情。已经在跟悬崖一步步地接近了。这种叙述事实的谈话——那叫做叙述事实?——冷。刚才苏鲁特在哭,现在他也在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被压垮了的人。他都已经碎了,难以承受。 

事情紧迫起来了。第八节令我耳边响起了节奏强烈的革命曲。昨天听了肖邦的曲子,那段旋律跟这一节真是合。 

珍珠项链断了。 

整串均匀圆整、晶莹洁白的珠串洒落开来。 

镜头太慢,所以特别清楚。和着烟雾一起。 

爱上一个人的话,从真的爱上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痛苦。 

——拥抱再热烈,长不过一昼夜,黎明过后枕上满冰雪。(词:并瓦) 

可是……卡妙毫不犹豫地,拥紧了他。 

男人戏真的特别烧脑,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有的时候令人撕裂,感受和苏鲁特出办公室的时候一样不好。卡妙的拯救使他心中的一部分复苏。我知道那种感觉。所以,我时感他的面具就要挂不住了。这段描写让我感觉到了他的疲倦和绝望。 

是的,苏鲁特已经绝望了。 

所以,他最后问卡妙,你能不背叛我么? 

卡妙的回复,语言上的意思显然是“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不过他心里一定是“能。” 

to be continued. 

你的 凯瑟琳 

平台:LOFTER 
文本:《重返椴树下》 
作者:夜驰白鹿 
系列书信:白莲静(B.C.Catherine) 

本系列书信题出:《不老梦》-银临 翻唱:冰山火种 

地址: 
http://5sing.kugou.com/fc/16288474.html### 

至死不渝的一场梦 

从B.C.Catherine 
到My Dear Oakthorny 
2018年9月 

9月30日 

白鹿: 

…… 

很痛苦,无论多少次读最后一节也是一样。所以不知道怎么说开场白。就……把这当做开场白,开始吧。 

chapter 8和chapter 9真是竭尽气力。过了那个抵死的时节,到了如今,倒是显出一丝灰烬般的平静来。 

可是你瞧,两双军靴在地上,在炮火声里,在这灰烬之中,踏出了怎样美丽的花朵啊! 

…… 

再整理一下情绪。让我们回到chapter 10。 

苏鲁特真是作到死的典范。这句话有两重意思。 

一种带颜色,另一种,也带颜色。 

其实他这个人已经被战争所毁灭了,大概只剩下绵绵柔柔的一撮儿灰烬。可是你摸过灰烬堆吗?那里面剩余的火种仍然能在最后的时刻灼伤你的手。又痛又烫,防不胜防。 

我觉得卡妙也差不多。显然,他相当的知道苏鲁特的心思——不仅仅是心思,他已经从身体到内心地占有了他,他的绝望和恐惧,卡妙感同身受。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忽然比任何时候都体会到了卡妙心中的苦涩。 

明明前几天,他俩裸裎相对,卡妙还那样热烈地表白过,而苏鲁特也……有那么几个时刻,真的不再去表演,而是袒露真实的心情。——这世界上最难猜的,果然就是情人的心啊。 

又掠了一眼开头才发现原来是在办公室,那好吧,苏鲁特大病娇职业病又犯了。这件事,估计卡妙和修罗加起来也远远比不上他。 

—— 

我对最后一节印象特别深。——不,不是。 

终于,还是到这里来了。 

一切都像是讽刺。一切都。 

情感爆发的好。虽然难免有点,还是有点觉得,像是最终的歌最后的舞蹈——当然,确实也跳了舞。 

苏鲁特这种家伙,嘛,他真的不是一个能忍得住的人…… 

卡妙为什么忍住了?我之前不是写过嘛,他那时候已经在心底回答了: 

“他心里一定是:‘能。’” 

我一生所爱,唯你而已。 

让我们一起,回到年少的时候的椴树下吧…… 

to be continued. 

你的 凯瑟琳 

本系列EN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